您当前所在位置是: 首页 » 文学艺术 » 中国文学
非虚构文学半个世纪后再获认可
作者:     日期:2015年11月29日     
诺贝尔文学奖加冕于白俄罗斯女作家、记者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诺贝尔奖评委会认为:“她复调式的写作为我们时代的苦难与勇气筑起了一座丰碑。”

  诺贝尔文学奖一向让人揣摩不透,这次的结果并不让人感到意外。今年以来,阿列克谢耶维奇一直稳居博彩公司赔率榜单首位。而在2013年和2014年,她也都是获奖的热门人选。

  从新闻到不朽:

  非虚构作品获奖引发争议

  比起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更合适记者这个称谓。1948年出生于乌克兰,明斯克新闻学系毕业后,阿列克谢耶维奇成了一名记者。她先为一家文学杂志工作,后在几家报社工作。先后出版了《我是女兵,也是女人》、《最后一个证人》、《锌皮娃娃兵》、《死亡的召唤》、《切尔诺贝利的回忆:核灾难口述史》等非虚构题材作品。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到阿富汗战争再到苏联解体、切尔诺贝利事故她的作品都有涉及。她的采访方式被评论界称为“人海战术”,关于切尔诺贝利事件,她先后走访了500名幸存者,历时3年。她的每本书都是这样进行采访准备的。

  上一次非虚构作品获奖,还是在1953年,丘吉尔以《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获奖。非虚构文学在西方文学中地位重要,中国的非虚构文学近年来也蓬勃兴起。很多评论家都在呼吁,诺奖应该倾斜于非虚构作品。

  以这样的口述式风格非虚构作品获奖,并非没有争议。评论家陆建德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一个写非虚构作品的记者,我觉得是很奇怪的一件事,难道说以后写新闻的记者都有机会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了吗?这种争议性太大。”有意思的是,阿列克谢耶维奇并未得过重要的新闻类奖项。

  对此,李敬泽则认为,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奖是对文学和写作的基本责任的认可:追求和呈现那些被遮蔽和被遗忘的真实。她的获奖也鼓励记者们由新闻抵达不朽。

  其实,记者问鼎诺贝尔文学奖这顶纸上皇冠也非稀奇之事。有人统计,诺贝尔文学奖的112位获奖者中,有记者履历的占到了十分之一,如海明威、丘吉尔、马尔克斯,甚至莫言。虽然他们并非都从事非虚构题材的创作。

  真相与情感:

  女性书写者挑战文字历史

  阿列克谢耶维奇要挑战的是现有的、一切文字记载的历史。“我越是深入地研究文献,就越是深信文献不存在。没有与现实相等的纯粹的文献。”她的作品具有很强的文献价值,她自己也反复提到“文献文学”——结合实地采访的文献价值和运用小说技巧的故事性的表达——这一概念。

  同时有深度的真实亦是她写作的一大特点。她的作品中并没有主角,也没有作者主观的分析,她希望能更多地让受访者倾诉内心感受,然后她笔录下一个个看似不相关的片段,神奇地组成了一幅宏大历史画卷。她曾说过,事件之外,她更关心的是人类的感受,以及在事件中他们如何思考,如何理解、如何记忆。他们相信什么,又怀疑什么?他们经历着怎样的错觉、希望亦是恐惧。

  她在一篇自白里说:“我一直在寻找一种体裁,它将最适合我的世界观,传达我的耳朵如何倾听、眼睛如何看待生命。我尝试这、尝试那,最后选择一种题材,在这种体裁里,人类的声音自己说话。”“我不只记录时间和事实的枯燥历史,而是在写一部人类情感的历史。”

  博彩热门与不公开候选人:

  是众望所归还是诺奖偏好

  诺贝尔文学奖并不是那么透明。每年9月,诺贝尔文学奖会挑选全球6到700位文学界人士,请他们推荐第二年的提名名单。次年4月,委员会会筛选15到20个初轮候选者;5月,这份名单将被“削减”到5名左右,期间过程完全保密。每届被提名的作家和最终的评选范围等具体信息,都有50年的保密期限。

  我们看到的热门“名单”来自全球最大博彩公司“英国立博”,为广大文学迷专门设立的获奖作家赔率榜。近10年的文学奖得主,都没超出榜单前20的范畴。此次,阿列克谢耶维奇一直高居榜首,赔率为1:5。从2013年开始,她一直保持着前三的位次。而陪跑人村上春树已经坚持了7年第二的位置。

  虽然诺奖评选本身并不算透明,也有人质疑其权威性,但是依然不妨碍它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并没有如国内的一些奖项,即便全盘透明依旧纷争不断。

  当然,诺贝尔文学奖是有脉可摸的。比如“平衡”原则。评委们会在文体、作家国籍、作家性别、作品语言上加以制衡,很少有两年是同一国家的作者或是同一种语言获奖的存在。所以,此次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奖,可谓是在这几方面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被问到800万瑞典克朗的奖金怎么花时,阿列克谢耶维奇幽默地表示,她要做的就是给自己买个自由,因为之前的每一部作品都花费了她5到10年的时间。

  从莫言到阎连科:

  风水何时再到中国作家

  2012年,莫言,第一次出现在博彩公司榜单上的他,直取大奖。今年中国作家北岛、阎连科也是榜上有名,其中阎连科也是首次进入名单。何时会有第二个中国作家获奖?大家都在关注。

  关心则乱。前不久,网传的包括“苏童、张悦然”等十几位中国作家的提名名单就被证实不靠谱。

  而中国文学日益走进世界文学视野则确是不争的事实。因为诺奖的推荐机制,可以由某个层次的专家来推荐,足以见得推荐本身的参与性。所以,随着中国作家影响力的日益提升,中国作家再次获奖应该也在不远的将来。

  热议不等于热卖:

  中文版之前反响平平

  业界对阿列克谢耶维奇评价甚高,她的作品已在全世界被翻译成35种文字,而且在世界文坛屡获大奖,包括了瑞典笔会奖(1996)、德国莱比锡图书奖(1998)、法国“世界见证人”奖(1999)、美国国家书评人奖(2005)、德国书业和平奖(2013)等。她还获颁法国艺术和文学骑士勋章。但是在中国,她显然不是市场性选手。

  目前,阿列克谢耶维奇已有四本著作被翻译成中文。1985年,她的第一本书《战争的面孔不是女性的》被译成中文,1999年,翻译家高莽(笔名乌兰汗)和田大畏也翻译了她当时的两本最重要的纪实文学作品《锌皮娃娃兵》和《切尔诺贝利的祈祷:未来的纪事》。在2014年和2015年,花城、凤凰、九州等出版社都曾出版过她的书,只可惜从影响力上看,都还差了一些。

  据记者了解,她的《二手时间》原计划于2016年由中信出版社出版,但出版社方面表示,鉴于作者摘得诺贝尔文学奖,出版进度将提前。

  不过,值得期待的是,亚马逊中国数据显示,诺贝尔文学奖对作家作品销售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如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特里克·莫迪亚诺,其作品销量在奖项公布后的一个月内呈现240倍的增长;而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丽丝·门罗作品的在获奖后一个月销量比获奖前一个月增长了近1500倍。所以,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作品能否在中国热卖,有待时间考验。

推广1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