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是: 首页 » 文学艺术 » 中国文学
《文学自由谈》的风骨
作者:     日期:2015年11月09日     
前些天,任芙康先生打电话来,说《文学自由谈》创刊三十周年了,他们想要纪念一下,希望我能写一点“假装祝贺”的东西。

  我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能为《文学自由谈》写点表达庆贺之意和感念之情的文字,“不敢请耳,固所愿也”。


  三十年来,《文学自由谈》守住了文学批评的道德底线,给沉闷的当代文学批评界,吹来了一股清新的风,也显示出与那些接受寻租的文学批评杂志完全不同的文化立场和精神姿态。刊物市场化,钱神来当道。在我们时代的一些文学批评杂志上,明眼人确实可以清晰地看见向有钱人献媚笑的样子,确实可以隐隐然望见钱神“无翼而飞,无足而走”的身影。《文学自由谈》似乎从来不收受任何人的一文钱的版面费,也绝无撸袖摩掌地切“高校科研经费”蛋糕的企图。它平等待人,将“自由”之门,向所有人打开,向愿意“说三道四”的读者和作者打开。

  在中国文学批评界,《文学自由谈》就是一匹昂昂然奔驰的骏马,就是一只振翮远翥的飞鸿。少陵诗云:“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白鸥没浩荡,万里谁能驯”。我希望,在将来,它能不忘初心,一如既往,继续以理性的批评态度,“自由”地“谈”自己时代的“文学”。

  祝《文学自由谈》而立之年生日快乐!

推广1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