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是: 首页 » 文学艺术 » 中国艺术家个展
许仲敏同名个展在白盒子艺术馆开幕
作者:     日期:2016年06月02日     
艺术家许仲敏(中)与好友合影艺术家许仲敏(中)与好友合影

  2016年4月9日下午4点,许仲敏同名个展在白盒子艺术馆开幕,由崔灿灿策展。这是许仲敏五年以来的首次大型装置展览,为公众呈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外桃源”。

展览现场 (5)展览现场

  许仲敏的作品是一种虚构的乌托邦,表达的人类对乌托邦的体验和信念。它要是一种庄严的仪式,要是一种趣味的游戏,要是一种优美的戏剧,要是一种跨界的艺术。他的作品是对现实的视觉过滤和升华——以超真实的方式来诠释生命的神秘和“不可抗力”的特性,并与观众共同分享对世界的体验。

展览现场 (9)展览现场

  许仲敏曾谈到:“所有一切都不能超过现实,至少没有虚构的东西可以超过它。艺术只能呈现现实的一个特殊方面,那就是使观众将注意力集中在艺术家对现实感的选择上。我的艺术作品开启了观众在理解上的精神的、存在主义和艺术的视野。当然,我还利用了技术和生产可能性。我确实将未来主义和传统主义两个方面结合在了一起。我的艺术作品的媒介性使得观众能够与我一起分享我所获得的对世界的体验。”

展览现场 (6)展览现场

  许仲敏的观念源于两个文化传统资源:一个是受启于西藏传统仪式“转山”;一个是来自建筑师巴克明斯特•富勒发明的网格球顶建筑。它的观念核心在于,一旦机器在声光电的效应下运动就马上流露出奇异的感官效果,机器也就没有了刻板和冰冷之感,而是转变成了充满情感、活力和绚丽的形象。它一方面暗喻的是一种自我解救的精神修行过程;它另一方面则表现的是未来主义式的运动美。他的作品具有集合式艺术的特点,它涵盖了雕塑、装置、建筑、影像和机器的要素。与其他的艺术家不同,许仲敏不再以作品与语境的联系为重心,而是在消除情节叙述的过程中更突显了机器自身动态的寓意——人类的生活实际上就是一个无休止循环和周而复始的过程。

展览现场 (7)展览现场

  查尔斯·狄更斯的《双城记》中有这样一段话: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糟糕的年代;这是智慧的年头,这是愚昧的年头;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我们的前途拥有一切,我们的前途一无所有;我们正走向天堂,我们也直下地狱。

展览现场 (3)展览现场

  对于许仲敏的作品,策展人崔灿灿做了这样的解读:历史上许多时刻或是古老的仪式,在斗转的时空中,总会被染上天启般的色彩。事后回想,总带有悲剧式的美感,成为一种非常单纯的形象审美,激发着后人的诸多想象。过去已久的事情反而会变的丰富起来,原本茫然无措的心境,也开始被一种叙事的浪漫所带动,距离变的浓稠有味。

展览现场 (4)展览现场

  象征总是具有两面性,勾连由物质和隐喻组成的双向世界。在这个世界的另一端,某个片刻或是破碎的场景,在我们的现实与幻想中曾经闪烁,它带着人的痕迹和体温,将我们引向所处的周遭,残酷的事实,一段溯往旅程:随处可见的工业废墟,大地的磅礴,霾光中的城市,曲折的河流,匆匆而过,涌动着无声欲望的人群,窗外,一束日光照入。

展览现场 (2)展览现场

  许仲敏借助光线、机械、声音和建筑的共同作用,将空间变化为一个现实和幻象叠加的感知体验。观众得以重新去审视自身与世界的关系,它映射现实中的不堪与灾难,指向精神的无限,命运的不可抗拒。最终,留下一个深邃的目光,一首远去的挽歌。

展览现场 (1)展览现场

  许仲敏的作品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色彩,来到现场的人都有不同的感受和思考,或精神缺失,或都市迷茫,这一切都亦幻亦真。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5月8日。

推广1 MORE